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偷偷藏不住_ 第32章 偷偷-

时间:2021-01-13 00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竹已小说偷偷藏不住 第32章 偷偷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桑稚开始后悔跟她们提这个事情。她觉得自己应该是今天喝多了, 脑子有些抽风,又或者还没睡醒, 处于半睡半醒的迷糊状态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胡说八道的。”她摆了摆手, 表示不想再聊, “算了,不说了,我要继续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没道理吗?”虞心边笑着边说,“对了,你哥有没有女朋友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桑稚睁开眼, 迟疑道,“应该还没有吧,他没跟家里说过, 我也不知道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汪若兰:“那你哥谈过恋爱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注意到桑稚的反应,虞心瞪大眼,觉得自己的猜测在一瞬间加上了个合理的证据:“我靠!不会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 他不跟我说这些事情的。”桑稚回想了下,“不过他高中的时候,好像因为早恋被叫过家长?我也不太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虞心兴奋起来:“高中的话, 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?两个大男人二十多了都不谈恋爱, 天天混在一起……你说, 还有别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他们肯定没谈过恋爱。”桑稚郁闷地瞥她, 一言难尽道, “你别猜了,少看点小说。”

    汪若兰:“你哥哥这个朋友现在在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在游戏公司工作。”桑稚想了想, “程序员?写代码的那种。我听我哥说,他所在的项目组好像是在做网游。”

    “程序员?”汪若兰沉默几秒,“真长得帅?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。”桑稚说,“也可能是我没见过什么世面吧,但我长这么大,就没见过长得比他好看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汪若兰:“但这个行业不是长期熬夜然后还对电脑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桑稚:“那他可能还挺在意外貌,就去美容院保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虞心说,“那还挺gay。”

    汪若兰:“你说他说话挺撩,那他是对谁说话都这样吗?”

    桑稚想了想他跟桑延那个人的相处方式,说:“差不多吧,跟同龄人,或者比他小的,基本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汪若兰呃了几声:“那这不就是到处撒网吗?我觉得不大合适吧,这种男的以后在一起了,可能也会出轨的。”

    桑稚皱眉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汪若兰:“我就是猜的嘛,毕竟我也没见过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那样的人。”桑稚低声说,“他对所有人都很好。而且其实也能很明显看出,他那样说话都是在开玩笑,逗你玩。”

    恰好在这个时候,宁薇洗完澡,从厕所里出来。看宿舍内的氛围有些微妙,她擦着头发,下意识问:“你们在说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汪若兰便快速地把刚刚的事情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宁薇恍然大悟:“诶,桑桑。你长那么好看,你也没必要吊死在这一棵树上嘛,可能你不想这个人了,你就会发现,比他好的人有太多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桑稚沉默几秒: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是觉得放不下,那你就试试呀,反正男未婚女未嫁的。他把你当妹妹而已,你俩又不是真的有血缘关系。”宁薇说,“至于他有没有谈过恋爱的事情,你就别想了,这种没什么好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桑稚:“……你让我去追他?”

    宁薇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桑稚完全想象不到她如果真做出了这种事情,段嘉许会是什么反应,她也不敢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,“算了,我还是正常过我的舒坦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虞心:“其实也不用追,你就也表露出那个迹象?”

    桑稚: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他总逗你,说话还挺撩人的吗?”虞心给她出谋划策,“那你就用同样的语气回敬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一听,好像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桑稚迟钝地点点头,想象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弯起唇角,盯着段嘉许,然后拖着尾音跟他说:“哥哥,你怎么回事啊?一见到只只就脸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太恐怖了吧。

    还没付诸行动,只是想到这个画面。

    桑稚就开始觉得窒!息!了!

    虞心觉得自己这个方法特别好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拉闸。”桑稚把被子盖到头,慢吞吞地说,“不提了,你们就当我酒后发疯,给你们编了个BE的言情小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-

    尽管桑稚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想直接把这次的遇见抛却脑后,想当做没事发生过。毕竟这个城市这么大,再次偶遇的几率也不会那么高。

    想再用之前那样疏远的方式来对待,直至她彻底没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但因为段嘉许的那一句“哥哥一个人在这边”,桑稚再次睡着的时候,莫名做了个梦。

    她以第三视角,梦到了他的生活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句话,从而联想出来的,他的生活。

    每天上班下班,每天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回家。

    到家也仍然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做什么都是一个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然后,桑稚又梦到了初二新开学的时候,跟班上的几个女生一块回家。因为时间还早,她们便绕路到南芜大学旁的一家小吃店,一人买了块炸鸡排。

    她恰好看到,段嘉许在那兼职。

    他的生活,好像彻底被学习和赚钱两个词占据。除此之外,似乎没有别的令他能产生半点兴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她从没听过他有半句的抱怨。

    一次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次,他不再像在甜品店那样没收她的钱。

    而是把她的那一份装得很满。

    段嘉许把封口折起来,袋子是不透明的,从外表上看,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其他的几个女生已经拿好自己的那一份,在一旁边吃边等着桑稚,没注意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段嘉许把纸袋放进塑料袋里,递给她:“小孩,拿着。”

    桑稚接过:“谢谢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看你长得最可爱,”他穿着小吃店统一的围裙,那张极为好看的脸又在笑,而后稍稍弯下腰,用气音跟她说,

    “——所以就偷偷给你装多点。”-

    第二天,桑稚早早地醒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良心不安,又可能是因为别的情绪,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,很快便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,给段嘉许回复了一句“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桑稚本以为,这个点他应该还在睡觉。毕竟昨晚应该都睡得不早,现在也才六点出头。她抱着被子,还犹豫着要不要主动提出请他吃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段嘉许却出乎意料的已经回复了:【起这么早?】

    手机振动的那一刻,桑稚还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宿舍内漆黑一片,只有她的手机发着微弱的光。周围安安静静的,仿佛还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桑稚有些手忙脚乱,不知道回什么,也不好意思让他等,立刻找了个点头的表情包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段嘉许:【喝完酒不舒服?】

    桑稚:【没有。】

    段嘉许:【出去玩的话,酒能不喝就别喝。】

    桑稚抿着唇,敲字:【好。】

    那头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桑稚盯着屏幕,犹豫着斟酌语言:【嘉许哥,你什么时候有空?如果不打扰你的话,我想请你吃个饭,谢谢你昨天送我回来。如果你近期没空的话也没关系,时间你定就好。要是你想不到什么时候有空,要不就定在下个月的感恩节?我也想借着这个日子,表达一下我对你的感激之情。】

    输入完之后,桑稚逐字逐句地看了好半晌,随后犹豫着把“你”字都改成了“您”。平时说话时不太在意这个,但书面语言用“你”,看起来好像又有些不太尊敬。

    桑稚继续检查了一阵,看到“之情”两个字,她莫名觉得有些别扭,干脆直接删掉。

    这段话整整花了她半小时的时间。再三检查了没有什么不妥之后,桑稚才提着心脏按了发送。

    可能因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大串话感到意外,段嘉许过了好一阵才回:【感恩节?】

    桑稚:【嗯。】

    桑稚:【不然您决定时间也可以。】

    这次段嘉许直接发了条语音过来。

    桑稚的耳机不在床上。她掀开被子,蹑手蹑脚地下了床,跑到阳台去听。

    他似乎是觉得有些好笑,说话带着低低的气息声:“感恩节就感恩节吧,但这是下个月底的事情了,哥哥还不确定这天有没有空。”

    桑稚迟疑地问:【您有别的事情吗?】

    段嘉许:“嗯,可能要加班。”

    没等她回复,段嘉许又发了条语音:“先这样吧,时间还早,你再去睡一会儿。到时候,哥哥顺便带你去修手机。”

    桑稚有些懵:【我手机没坏。】

    段嘉许:“嗯?没坏吗?”

    桑稚:【是啊。】

    段嘉许:“哥哥还以为你的手机打不出‘你’字了。”

    桑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段嘉许:“这‘您’字从哪冒出来的,以前说话怎么不见你怎么尊敬哥哥呢?一口一个您的。”

    桑稚看了看上面的聊天记录,也觉得自己刚刚似乎有点傻。她思考着怎么挽回局面,手指僵在屏幕上没有动。

    下一秒,段嘉许拖长声音“啊”了声,又道:“这意思是不是,心上的哥哥啊?”

    他的语调懒懒的,尾音稍稍上扬,说话时带着很明显的笑声,像是百无聊赖之时,随手挠挠身旁跑过的一只猫。

    桑稚从小就被他这么逗着玩。

    次数多了也觉得恼。

    她收紧腮帮子,板着脸,瞬间发了条语音过去:“这是我爸最近跟我说的。跟二十五岁以上的人说话,都得用尊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嘉许哥早上好,您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年轻。”桑稚说,“希望您的外貌也能跟你的声音一样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-

    这次意外的见面,让两人的关系有了些微的缓和。

    桑稚不再像从前那样不接他的电话,两人有空的时候也会在微信上聊一下天,基本都是他嘱咐她一些什么事情,像个长辈一样。

    她也就刻意地把自己代入了“妹妹”的身份,当做自己残余的那点小心思不存在。

    感恩节那天在周四。

    段嘉许在前一天跟她说了,不知道会不会加班,让她在学校等着,他过来的时候会给她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桑稚没什么课,一下午在宿舍里对着电脑画图。

    接近六点的时候,她起身换了套裙子,细细地化了个妆,甚至还难得地上了眼妆贴了假睫毛,打了高光腮红。

    很快,她突然觉得不太对劲,又全部卸掉。

    桑稚对着镜子盯着自己素面朝天的脸。

    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不然以他的性格,一会儿又得说:“小桑稚来见哥哥一面,还特地打扮得这么好看啊?”

    做!梦!!!

    她宁可没那么漂亮,都不给他自恋的机会。

    桑稚又回到位置上看电脑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八点。桑稚等得肚子有些饿,发了条微信问他是不是没空。

    但他半天没回。

    桑稚犹豫着给他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还是没接。

    桑稚觉得他可能是要加班没看到,但又觉得他如果真要加班的话,肯定会提前跟她说一声。她没再犹豫,又打了一个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电话响了七八次之后,那头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桑稚这才松了口气:“嘉许哥,你是要加班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桑稚,哥哥刚看到你打的电话。”出乎意料的,他的声音有些哑,说话的语速很慢,像是有些艰难,“今天先不去了行吗?你自己去吃点东西,别饿着了。”

    听出他的不妥,桑稚小声说:“哥哥,你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段嘉许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跟默认没区别。

    而且听他的语气,好像还很严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桑稚立刻拿上包往外走,边问着:“你哪里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停了下,似乎是在想:“好像是胃疼?可能昨天吃错东西了吧。没事儿,哥哥吃点药就行。”

    桑稚皱眉:“你不打算去医院?”

    段嘉许轻笑了声:“不去了,谢谢小桑稚关心哥哥。”

    快步出了宿舍楼,桑稚恰好遇上了新的一辆校内巴士,她坐了上去,边问着:“嘉许哥,你公司在哪?”

    “你要过来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段嘉许也没多说什么,慢条斯理地报了个地址。

    桑稚记下,认真问:“哥哥,你很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轻轻地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桑稚想了想,又道:“那你先在位置上坐一会儿,我过去找你,带你去医院。如果真的很不舒服的话,我们就叫救护车行吗?”

    段嘉许笑:“哪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舒服就得去医院。”桑稚莫名有些生气,语气都随之凶了起来,“哪有说忍着就能好的。要不然你看看你还有没有同事在,让他们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发起脾气了?”段嘉许似乎是觉得好笑,话里带了几丝纵容,“小桑稚别生气,哥哥乖乖的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哥就在这,”段嘉许说,“等你过来接哥哥。”-

    段嘉许的公司在岗北大厦,一座大型的写字楼。

    桑稚坐地铁可以直达。

    她按照手机地图找到位置,走进了大厦里。这栋写字楼不限制人员出入,她正想问问段嘉许在几楼,就发现他坐在一楼的大厅里。

    前台对面摆放着沙发,他就坐在上边。

    脸色格外苍白,平常红得发艳的唇也变得毫无血色。他靠在沙发上,眼睛半阖着,手虚放在右下腹的位置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难受。

    段嘉许的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桑稚走了过去,喊了声:“嘉许哥。”

    闻声,段嘉许睁开了眼。见到她,他的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,而后伸出手,散漫道:“拉哥哥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去医院吧。”桑稚抓住他的手腕,用力把他拉起来,“嘉许哥,你是不是还发烧了啊?”

    他站直起来,慢慢道:“好像是有点儿?”

    桑稚把手往上移了些,扶住他的胳膊:“这附近有医院吗?”

    段嘉许回想了下:“有个社区医院。”

    桑稚:“那我们拦个车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段嘉许顺从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怕他难受,桑稚也不敢走太快,两步挪一下的。

    走了好几米之后,段嘉许撇头问:“小桑稚,你这搀扶老人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桑稚瞅他。

    “没觉得你是小孩,”注意到她的眼神,段嘉许想起她之前的话,拖腔带调道,“哥哥真改不过来了,先这么喊着行吗?”

    没觉得你是小孩。

    骗谁呢?

    桑稚不想跟他计较了:“你就这么喊吧。”

    从大厦走出来,附近除了地铁站,还有个巴士站。人有些多,桑稚不敢凑太近,怕他会被挤到。她往前边看了看,回头说:“嘉许哥,你在这等我。我去前面拦车,拦到了再喊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这怎么跟对待小公主似的。

    段嘉许跟着她,不太在意地说:“我跟你一块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地段人流量很多,附近全是写字楼,有好几拨刚加班结束的人出来。一部分去了地铁站的方向,其余的都在这边等公交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这话,桑稚又回了头,打算扶着他一起过去。恰在这个时候,有辆公交车刚好到站。

    原本还隔着好一段距离的人立刻跑了过来,想赶上这辆车。

    其中有个人因为太过着急,不小心推到了桑稚。她没防备,身体下意识往前倾,想找到东西稳住,掌心瞬间扶到了身前的段嘉许的腹部。

    下一刻,桑稚听到他似乎抽了口气,声音微不可闻。

    身子也条件反射性地往下弓。

    桑稚的呼吸一滞,立刻收回了手,觉得应该是碰到了他觉得疼的地方。她仰起头,嘴唇动了动,有些急了,想问问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还没说出话来,桑稚感觉额头一热。

    柔软又温热的触感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,她只能看到段嘉许滑动着的喉结,拉成好看的线条。附带着男人滚烫的气息,铺天盖地地向她席卷而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